• 风吹沙洲
  • 发布时间:2017-09-28 09:48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风缓缓地吹,带着狡黠的滋味。向着远方吹,向着比远方更远的当地吹。
    一行悠然的白鹭,在天空回旋扭转了几圈,总算念念不舍地向着太阳升起的当地,毫无留恋地飞去。一点点地消失在苍茫一片彩霞里。
    第一次见到这般壮美的风光,绚烂的朝霞,配上远飞的白鹭,宛如一副油画,美得绚丽,美得让人回忆深入。
    远处的群山,俄然逐渐暗起来。一层雾笼罩在山与水之间,我猜必定遇见了下雨。我正犹疑着一两滴细雨打在我的脸上,逐渐的小雨密起来,打在我的头上,打在我的衣服上,逐渐让我湿透。空气中充满了水雾,似乎悄悄一呼吸,就有水汽吸进胃里,那种感觉痛快极了。我逐渐加快步伐,向着宿舍走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雨,就像天地间游走的一层薄雾,影影绰绰,毫无声气,慢吞吞地移动过来。
    我喜爱漫步,单独漫步,这样我可以听听歌,想想工作,可是工作总在脑海里打转,转来转去,转来转去,像个无头苍蝇,总是飞不出去。许多工作等待着处理,似乎是一头巴望远方的野马,脚却受伤了,他有必要花去许多时刻来哺育创伤,比及创伤都好了,才干向着远方大步行进。
    韶光仓促,马儿一向等着,等着,希望能遇见奇观,遇见一个温顺的人,把它照顾好或许把它接走,带到更远的当地去。可是人怎样会对一只受伤的马有所期许,他们会袖手旁观,看着你堕入深深的绝地,没有人情愿伸出帮助之手,让你脱离窘境。你只能靠自己,在孤单中杀出一个拂晓,在孤单中寻觅可以脱离这个冷酷当地的法子,但你现在只能忍受。等着创伤愈合,等着自己能再次站起来,欢快地奔向更远的当地。
    更远的当地,到底在哪里,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但马就喜爱远方,就想用四啼测量国际。他的心啊,有一个地图,一张很大很大的地图,只需地图上还有不知道的范畴,它就想去看看,想去瞧瞧,不论能活到多少岁,他都不想这样平平静静地过终身。它太想去看看,去体会各种可能,去见见人间的壮美风光,或许这就是马生下来的含义。即使是它现在受伤了,走不动了,但当身体好起来后,总之是要走的。
    走吧,走吧,去寻觅归于自己的草原,然后幸福地了却残生。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