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曰:回头就是岸
  • 发布时间:2017-10-24 13:31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从《那一世》我便爱上了仓央嘉措的诗集,他那情怀的据守与灵魂深处之真情流露的那份自在归宿感,都深深地打动了我。

    为此我查遍了一切关于布达拉布宫的材料,千年前的松赞干布在这山崖之巅建筑他的王宫。日后,便在那红宫廷他迎娶了最宠爱的文成公主开端,就注定了不普通。其文成公主则是个忠诚的佛教徒,在远嫁藏王的途中她自己携带了不少的佛像、经文与重要梵学论著,后来被藏传佛教宣称为文成公主就是绿度母的化身,并得以信仰和供养到了自今。

    机缘巧合以至于千年后的五世****再从头建立完结布达拉宫廷白宫等的扩修,则是依山垒砌,群楼堆叠,气势雄伟,红白黄相间,琼楼玉宇,煞为风气。这在其时也稳固了政教合一的位置与控制,让藏传佛教宏扬与宣扬也奠定了根底和有大大的改进。可时不久五世达赖就圆寂了,之后仓央的出世被隐秘的指定为他的转世灵童之姻缘。

    直到仓央嘉措诗集的显现与追捧,人们说是佛成果了他,我也可以说是他的呈现烘托了佛法。可以说他情深至红尘,也可以说他是红尘里最深的修行。

    由于他没有徐志摩的追逐自在恋爱的放浪形骸,也没顾城分身相拥后的****。且依有着菩提心之前所牵绊的烦恼心路。

    仓央嘉措,这个姓名!他就是他,若是要说厚意就是他这身最大的错,那就没有后来劫缘菩提心之后的醒悟。

    所以有了他:“我信缘,不信佛,但缘信佛,他不信我”之后的人生感悟。

    在那磨难的年月里,历经种种磨难的终身他以为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过错,红尘的笑柄,佛前的孽障。乃至于他放下过天,放下过地,却唯一对爱执念与放不下,且在孤单的红尘路途爬行着前行。

    佛曰:“有情就是苦,有生就是灭,甭说缘浅福薄。”有烦恼便有参悟,浸透之后的醒悟就是大乘法立地成佛。无欲无求,无悲无喜。众生苦他便苦,众生笑他便笑。

    如果说仓央嘉措就是松赞干布千年后的转世,那么当年他对文成公主的那份厚意,与****的寻找,又说到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遇。因而,他在回忆录诗中便这样写到:“我用人世一切的路

    后退

    为了此生遇见你

    我在宿世

    早已留有余地

    我坐在***下

    默默不语

    你和我之间只是隔着一场梦

    没有谁可以解梦

    解梦的是风

    嫩芽飞絮春秋轮回

    谁的宝剑能气贯长虹

    清晨怀揣着经文超度草木

    诞辰之日从铁碗延伸到剑锋

    饱尝哀悼

    究竟谁配这言归正传

    宿世此生患得患失

    从哪来回哪去

    月亮照回湖心

    野鹤奔向闲云

    我步入你

    一场大雪便封住了人世万物!”

    而此刻的文成公主早已成了绿度母的化身,专心来度化他走出苦海红尘。

    关于仓央嘉措从前两小无猜的恋人则是尺尊公主的化身,关于玛吉阿米则是其他宫苑千年前的纠葛。也有种说法就是说,玛吉阿米是藏文“如母是众”的道法现象。不管哪一种说法都是如梦似幻的空想,一切都是姻缘的集会,一切都是宿命的完结。

    所以,他便问佛:“为什么不给一切女子都花容月貌的容貌?”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遮盖尘俗的眼,留人世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后来政治原因他被放逐,途中的磨难与困顿摧残着他的肉体。艰难曲折的年月里他仍然在讲经修行中度过了这残损悲苦的终身。直到生命的最终,他总算从渐悟走向彻悟,参悟了苦就是人生醒悟,缘起即灭,缘生已空的境地。

    那时的莲花生大师便对他

    曰:“你见,或许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许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许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许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许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幽静欢欣。”

    那一刻在青海湖总算成果了自己的真身,化作了佛前的那朵莲,所以他便说尔后佛就是我,我就是佛的欢欣结局。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