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久
  • 发布时间:2017-08-11 08:11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永 远

    山,永久那样的美丽,凹凸都是那样相宜,一年四季都令人有种馨慰,她不受时节的改动,而改动自己天然的容貌,夏天你有一片浓荫,风来了,雨来了,散发出种种幽香,唱响大天然的心声,对每个人说各人有各人的感触,耐人寻味,秋天来了,红叶江山,有时分你想看红叶满山红遍的时分,总是等候不来,当你忘记了红叶的火红时,回忆青山时,遽然觉得满山红遍地了,悠远忘去象似山林点燃起火焰,那是一种特别的情感收成,不要说秋意层林尽染,年年都会看到,每年相见都有着不同的感触,大天然尽管无言,好象也在猜透人的心思,你有不同的感触,我有千变万化的天然形状,人和天然的情感融为一体了,人对天然的美能够用文字表达,言语表达,大天然无言,她们的感悟是一副缤纷多彩的画面。冬季到了,红叶化作了灰烬,可青松还照旧挺立在那里落上一层白雪,显得山很美,松树更是洒脱,你把他们用和我们对等的心态去对待,你会发现他们的生命力极端坚强,顶风冒雨,迎来了多少年月的千变万化,也送走了多少春花秋月,能挺立稳然不动,确实也是很不简单的,生命用不同的方法去表达自己的存在,真的不是人所能深刻理解的,面临大山的天然,看久了,也会悟道,面临大天然的山脉,赏识多了,就会弄懂人生的许多道理来。

    人以为自己是很聪明的生灵,人如果静下心来看全国,你会发现生命都很聪明,包含一草一木,还有细小的昆虫,人是最聪明的,这是自己说,非是大天然中一草一木都这样赞扬,人的聪明是人的一种自我陶醉算了,人们发动战争,彼此残杀,伤及无故,这莫非是对生命的赞赏吗?自己祸殃他人的时分,大言不谗的说适者生计。好象很有道理,其实呢?这是在摆脱自己没有人道和对生命注重的情绪,当你损伤他人的时分,他人无力逃避,一会儿就突出了你适者的伟大和荣耀,当他人反戈一击时,你遽然感到一 种生命的惊骇感,你觉得人生的祸殃太可怕了。这时分的你,狠不得变成一条虫,一只老鼠,一苗小草,一棵小树,面临祸殃那儿还敢言人生是最聪明的生灵呢?

    人确实聪明,制作各种交通工具,能飞翔蓝天,不能说不好坏,鸟儿什么都不需求就能飞向高空,人和鸟比较 就差远了,人网鸟鸟遭殃,显出人的才智,人和人彼此残杀的时分,你见过鸟兽观看人生吗,它们以为人还没有仁慈,怎样自己损伤自己呢?笨的莫非不会维护自己吗?

    山,永久那样的美丽,一棵树,一苗草都有它的生命表现方式,每种生命的存在,都展示一种大天然的魅力,春天到了,绿丛中绽放出一树树山桃野李花,显得分外的美丽,表现出特别让人回味的生命力。

    山的不朽在于她的那沉稳,你给他添一把土,不显其高,你取他一车土也不显其低,你说人聪明,代代的聪明人去了,山仍是山,她见证了天然生成仁慈和丑伪君子的生计。人说山无脑筋,可他稳然不动的存活下去,人有脑筋,能够思想,曩昔的他还在那里。

    看山看久了,发现山相同有生命的美感,他不断的让日子风光改动多样,春天的姹紫嫣红,夏天浓荫郁葱,秋天的火一般的豪放,秋天展示出风清清的安静,随同生命永久的是山的气势磅礴,而不是说的那样,人是最聪明的。

    看惯了山上的一木一草,发现他们极有灵气,山上有了树木,山就有了神情的风貌,山上如果在建一座道观,或一座寺庙,山一会儿就有了灵气。这时分的小草也显得很有生命力。

    小草很聪明,他比人聪明,他会借风力把种子飘很远,生根发芽连续生命,没有风力,粘在鸟儿的脚上或许会走的更远,没有风没有鸟儿的脚传达,也行,一寸寸的漫延,也会长到天边,天边何处无芳草,足以阐明小草生命极强,我们听不见他在说话,并不能说他们之间没有言语。

    人和人之间谈人生,有聪明的有愚蠢的,有见识广的,有见识窄的,有领会深的,有领会浅的,能够说要在人生中找到一个至交很难,自傲狷介,还有看不上咱的人,以为咱的水平低,当你严格要求他人的时分,他人也在严格要求你,人是最聪明的,其实反被聪明误了,那儿有山上的草木聪明不挪半步脚,迎着风雨冒着酷寒,任其天然,春天开花,夏天成果,秋日老练,秋天歇息,在他的内心深处藏着才智,藏着对天然的情绪。

    山处处都有,各有不同的姿势,哺育着不同的树木,掩藏着不同的飞禽走兽,也哺育不同的人,我走进每处山林中就会想到许多,每见风光特别的局面,就会住步不前,我依为大天然雕塑,总是适可而止,没有痕迹,没有惋惜。

    人从小活到老,是很不简单的,通过许多的崎岖和磨难,有人没有一声怨言,他觉得怨言不能改动命运,他们很聪明,小树能够长成参天大树,那是很天然的,小草在尽力依然是小草,不仅是参天大树的环境,也是小草的国际,没有了参天大树,山就显不出奋发向上蓬勃的生力,没有了绿色的小草,春天还有生命的奋发向上吗?

    看山看贯了,才悟出生命无处不在,人确实聪明,其实小虫也很有才智,我们人类在不断的发明创造,但也要理解我并不是生明中聪明的才智者,有时觉得野兽飞禽没有人聪明,当我们走进山林时,我们反惊骇飞禽走兽的出没,悟明晰人生的道,看山上的一草一木才发现生命都充满了才智,山永久在那里,亘古以来就没有挪过一步之遥,就因为他们载负着才智。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