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的年代,是种情怀
  • 发布时间:2017-11-16 08:03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只需不是特殊情况,基本上在跟朋友网上聊天时都不喜爱发语音,喜爱发文字。

    有朋友不解,说直接发语音多便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句话就能说理解的工作偏要写成长篇大论,多费时刻。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喜爱,你尽能够用自己喜爱的方法与我沟通,我这也仅仅挑选了自己喜爱的方法与你沟通。

    于是就呈现了我跟朋友的对话框里常是一条语音一行文字的情形。但我是一个不怎么情愿花费太多时刻来听语音的人,所以基本上都会将语音转换为文字来看。

    其实要真对比起来,语音确实便利易懂,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有一些情感反而无法经过简略的言语来表达,但是能在冗杂的文字里表现得酣畅淋漓。

    我享用酌量字词的进程。一个字一个词,甚至一个标点符号都有自己所代表的含义,稍有误差都达不到那个意思。

    在我看来,文字是有温度的,当笔尖将文字留在纸张之上,便也留下了一份温度。关于这一点,言语无可替代。这也就是为什么比起用手机下载***,我更喜爱跑去图书馆和书店看书的原因。

    手里捧着实体书的感觉很享用,尤其是当自己融进了那个空气,专心沉浸在文字里忘了周围人来人往的时分。

    这种感觉难以描述,感受过的人或许才会有所感受。

    有人说我是一个不懂得浪漫的人,说浪漫这个词在我的字典里表达的意思有十层楼高,而一般的女孩子只需要五层就够了。我确实不知道浪漫的含义是什么。我历来只做自己觉得有含义的工作,这些工作或许与浪漫一词搭不上边,却能让我的日子有着不一样的含义。

    比如说,我有写明信片和写信的习气,每年我都会给远方的朋友写信或是写明信片,信纸很薄,却能载上沉甸甸的问好与祝愿。

    我的明信片历来都是寄给我以为值得爱惜的人。若我在远方,我便会寄给家园的自己;若我在家园,便会寄给远方的朋友。

    一些无法说出口的感谢,难以说出口的煽情,都能够写在纸张上,塞进邮筒里,让它乘着与寄信人体温共同的风,连同着寄信人的心意悠悠飘到对方手心里。

    我不需要对方礼节性地回信,但如果真有回信,我会很开心。那种拆开信封的心境,看到对方相同一笔一划写下的文字的感动,是一个语音替代不了的。

    尤其是当你看到老友笔下“见信如面”的字眼时,你是能模糊感觉到对方正在仔仔细细跟你倾吐的目光的。也能幻想出对方给你写信的场景:对方或许是端坐在宿舍略有些漆黑的灯光下,或许是席地坐在人满为患的书店,或许是歪倒在波动的公交车上,或许是藏身某座生疏城市街角的奶茶店和咖啡屋,或许,对方就在你的身边,你的面前。

    不论是哪一种,无疑都是一种惊喜,合适被妥善保藏的惊喜。

    为了保藏这样一种惊喜,我特意买了一个用来装明信片的铁盒子,平常从不会翻开,只要在收到新的来信时将它拿出来。跟着韶光流走,那个铁盒子连同着里边的纸张终会跟着我一起长大一起老去,发黄变旧,但是里头的友情却一分也不会变淡。

    哦,提到明信片,今日我又给一些朋友寄明信片了,这些朋友傍边有的是相识多年的老友,有的是偶然会联络的网友。尽管有的人跟我仅仅在经过网络来联络着,尽管我们或许对面不识,但仍是想经过明信片这样一种方法来表达我的祝愿。

    日常日子中,有时我还会克己一些五颜六色卡片,往卡片上画些东西,写几句文字,别离将它们放到朋友们触手能即的当地。我不会悄然躲在一边调查朋友们见到卡片时的表情,即使卡片上的字满是我特意对每一个人别离写的祝愿,即使我确实有些猎奇那样的场景。

    我总说浪漫是自己给的,其实这仅仅相对于我而言,因为我对旁人的浪漫没有什么感觉。就像偶然女生宿舍楼俄然起了一阵很大的动态,旁人都力争上游地奔去凑个热烈想着该是哪个男生在向心爱的女生表达,只要我安静地坐在原位想着或许是哪里起了火。

    想来,这仅仅因为每个人的感官与思想方法不同。

    就像有人****地要写出些文章,用一页又一页的文字来证明自己文采斐然,但是于我,文字却仅仅我用来记载日子的一种方法算了。或许也能够理解为,我现在写的每一个字,都是送给未来的自己的一份礼物。

    女生有事没事都喜爱送自己一些礼物的,只不过我挑选的礼物有些小众。但那又怎样呢,只愿日后提起这些往事时能被自己所感动。

    愿日后的自己初心未变,照旧喜爱着纸的年代,享用着言外之意的温暖。

    这或许算不得一种浪漫,却是一种可贵的情怀。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